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AW博客

不放弃追求自由的勇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境迁》  

2009-11-07 14:28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早年间在MSN SP写过很多饱含情感的文章,那时候的我或许心中尚有一丝单纯,亦或者那个时期的我是孤独的,脆弱与坚强并存,细腻犀利却并不毒舌。有点年纪的人是看过的,其中更有些人在那些文字中痛哭过,我算是把我们这代人成长中的苦乐,得失道尽了。在那之前还没有一个人站在过那样一个人性最敏感的地带上讲故事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。我相信还会有的......

那些文章如今都已全部丢失,最后残存的十篇也鬼使神差的没了。不知道是不是MSN空间早已被和谐?还是我太久没有登录空间已被系统自动注销?总之那些记忆和那些字句联着80后的长大一并埋葬了,按理说会让人哭泣的东西是该消失了才更好的,可不知怎么着,有些东西丢了还是遗憾的。

在那之后我很少再认真的写东西了,可能是我成熟了,可能是我衰老了,可能是我忙碌了,可能是我幸福了。

我这个人自小就属于走到哪里都会人尽皆知,但特不受老师领导待见的人。可能是我太早熟了,也太喜欢揭露事情本质了。不听话,不乖巧,还极具煽动能力。基本上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,把冠冕堂皇的东西剥露的体无完肤。所以老师领导们提起我都牙龈发痒,打压我的手段也算想对残忍,以至于我都高中毕业了还不是团员,大学毕业前也没有人动员我入党,一辈子没当过班干部...我至今还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偏见,认为他们这个队伍里鱼龙混杂的程度不亚于官场,黑暗的很,虚无的很,龌龊的很,可悲的很。

这种境遇在我的生活中无处不在,就拿上网来说吧。MSN时代我的流量惊人,来过的人都是铁杆观众,可管理人员从未给我过任何特殊待遇,还经常给我一些警告。就连林佑当时都纳闷的说:“那些特没内容的东西都被整天摆在首页上宣传,为啥我和管理员提过你数次了,他们就是假装看不见你?”

163博客,如今我一年都更新不了几次,时常数月都不登陆一回。流量依旧破600万,但你会发现那些几十万的人在排行榜里都能找到,你却找不到我的名字。至于这是为什么?因为不重要,所以我也没问过。

校内就更不用提了,我想除非恶意删减否则短期之内谁也追不平我的人气,包括任何一位公众页面上的艺人。但我的好友功能自2009年开始就被冻结至今,系统自动为我加满了好友,大部分都是我并不认识也不想加的。从此不能加人只能删人,可无论我删除多少人好友名额依旧是2000满员。只要我加人系统就会自动提醒“你的好友名额已满”。我不知道这件煞费苦心的事情是谁干的?目的是什么?意义何在?因为也不重要,所以我也没追究过。

林佑机智的说过:“可能你这个人看起来就属于完全不需要帮助的类型,所以总有人想踩着你点,呵呵。”

虽然我如今变得毒舌了,但我自己知道我还真的比过去宽容了。起码对很多事看开,也看淡了,没那么自恋了,也开始能够理解一些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生了。

我不是一个低调的人,以前不是,估计以后也不是。不低调并不是因为我有多高调,更重要是因为我不会表演低调,觉得低调也没人给薪水,演那个挺累的。很多低调的人站内信充满了一夜情的对象,我一个也没有。很多低调的人经常混迹GAY吧,认识不认识的也都混成了“炮友”,我都好几年没去过那种地方了。很多低调的人削减了脑袋参加各种派对想多认识点朋友,我除了那几个固定亲友吃饭一概不参加任何聚会,无论这聚会能让我认识谁。很多低调的人每天都在寻找这个各种各样的机会出点名,我有不下于20次可以更红点的机会,我都婉言拒绝了。所以我不承认我很高调,我只承认我很自我。

曾有两家出版社找我出书,规划的都还不错,开出的条件也还挺好的。半年了,我一个字也没给人家写出来。算了,过几年再说吧。过几年也许都没人想看了,呵呵,那就这辈子算了吧。反正原本我也没对这种事情有过什么期待,从我告诉出版社:“我既不会写同志,也不会写爱情,我只想写改革开放三十年。”

曾有三家内地电视台,一家香港电视台把电话从公司打到我个人。找我去聊聊当代同志,稍带宣传一下我们的摄影。被我不假思索的都拒绝了,我的理由是:“我是个一把年纪的人了,并不美少年,对社会也没啥贡献,到电视里去聊GAY挺下贱的。你们也别拿摄影引诱我,聊摄影的节目完全不会有收视率,我想你们台里也不需要这种节目。我给你们几个其他网络名人的电话你找他们上吧,估计他们等这个机会好久了。”

今天一个台湾公司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合作点什么,问我价钱。我还是那么不知深浅,不自量力的张嘴就说:“我得先看到你们书面的规划,内容,流程。如果这事有水准,有营养,有意义...钱不钱都随便你们,我没什么特殊要求,我只在乎质感!。”

对方有点惊愕:“质感?!我这又不是在恳请林青霞复出,你还要多有质感啊?”

我有点激动说:“老百姓就不能有自己的价值观了?老百姓就必须听见什么立刻手舞足蹈,不切实际的冲上去胡来么?”

讲到价值观,我发在自己还真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。细数这二十几年似乎也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,得到越多的时候越意识自己太多太多不足,过去太多的自信都随着心态的转变平静了下来。

唯一骄傲的就是自己从未做过任何一件违背灵魂的事情,而灵魂中的那一丝清高尚在。希望时过境迁它都不会消散。

弟弟妹妹们,生存是很艰难的,这句话我曾经听了也觉得很老套。但切忌永远不要放弃自己,只有把自己摆在一个高度上硬着头皮往前走也许未来会有一丝曙光,也许还是没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